-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抢走我故乡的人削去我
皮肉上最后一丝疼痛
身体年轻如温吞古旧的月亮
我在雾气氤氲里昂起头
想她盯住我的是我盯住她
她不声不响地带走我腐朽的皮肉

进食如一只负伤躲进山洞的小兽试探着
迈进咬伤它的湖
她握住自己等待的刀锋转过来
(好像在笑,骄傲的样子)
在雾气氤氲里昂起头
镜中她的倒影是我死去的前世
故乡连根拔起
北国风在南部沿海潮湿出变异的气息
清洗下体 如受辱
如击碎一种不能被击碎的连绵线条

于是刀锋口流出的血从一个高纬度的上方侵入
削去我的故乡的同时
像现在的我揉皱一张白纸般撕裂这线条
(皮肉疼痛复又在心头隐隐,
伤口痊愈,疤痕作痒)
她的枝叶新得发青 亦含着北风的味道。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