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想深夜去千里冰封的湖面上坐著看天 最好沒有一顆星 也沒有月亮 直到天亮前一刻 天都是黑蒙蒙的 會不會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狗遠遠地叫 稀疏的一兩聲 然後有樹枝折斷的聲音 簌簌抖動 驚醒睡夢裡的鳥

乾燥讓人想起許多年前做的許多年前的夢 想起巨大的工廠和貼牆的金佛 一切我生之前的世界 我死之後的世界 想起綠殼的白熾燈 深夜的雪 洇墨的旋蓋鋼筆 透明的擦鏡紙 21世紀的古老上海 照片裡的小巷 三輪車和領袖的頭像 五塊錢破碎的紙幣 仍在地上 在夢裡反覆出現 仍然拼不成一張完整 三輪車的惡夢

起膩的熟 無休止的輪迴的惡夢 時不時的沒有預兆的陷入 如一個深深淺淺的沼澤 晦暗不明的天色 不知年歲和時節 聖斯巴斯蒂安的死 莫扎特的心頭血 和 米開朗琪羅的羊皮紙 能否拼湊成一個完整的黑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