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然后呢?”

“亲爱的,然后呢?”

你急切地问着我,不惜为此叫我亲爱的,我佯作镇定心里却抖了三圈,天知道我有多想抱住你耳鬓厮磨。亲爱的,你的眼睛那么亮,我无法告诉你,这个故事没有然后了,一切都是我刚才的临时起意,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了。

我喝了三两酒,又刚吃了药,脑子转得不快,怕你等得着急,开口就是错的。

“然后,就该怎么样怎么样了。”

你果然还是失望了,笑了一下就不说话了,长发在风里飘,并用大大的眼睛注视走过去的一个美丽的姑娘,她穿着你喜欢的格子短裙,可我没有。

亲爱的,你可知那一刻我有多想将您碎尸万段吗,我想看您的身体在我的刀下一点点淌出健康的鲜血,您白色的皮肤和细软的肉,都只能被我毁灭。可是同时我做不到这一切,我爱您爱得那样深,我只能松开你的手,把手揣在口袋里,拿刀割着自己的指头。

因为然后,就是我的死亡了,亲爱的,我不会告诉你,你的态度决定着我必然的归途,尽管我知道归途从来都只有一个地方。


“那是上辈子的我。”你指着那张海报对我说。

我抬头看过去,眼睛被黄绿的霓虹灯刺痛。在陈列名贵首饰的玻璃橱窗旁,有一张巨大的海报,她穿着我叫不出名字的衣服。

“你怎么知道是上辈子的你?”我斟酌再三你的意图,还是中规中矩地答了这么一句。

“啊,她就是的。“你目不转睛,打量她,“她身材好,脸也很高级。我想是我,所以是我。”

我不能理解你的浪漫,一时感到很抱歉,在我看来,你们两个的肉身不同,哪怕她是你,你的灵魂也把她的欢愉痛苦和记忆执念丢尽了,她和你的前世今生都称不上有半分联系。

“我觉得你更好看。”红灯变了,行人纷纷向前走,我拉你的手,你只是打量着她的脸,怎么都不肯走。 


你穿法兰绒的红色裙子,卷边像海浪,我在其中航行。巨浪劈开了我的船,灰色的海水灌满了我。海底是否有一只静滞的海龟,在它身上能否找到一只喝饱三万吨海水的寄生贝类,拿小刀敲打到断刃,我就能给你打一只漂亮的眼睛了。但或许是我搞错了青铜与红铁,你又喝多了酸苦的沙棘汁,我们在沙漠里走了不到三个日夜毒性便发作了。我哭着吻你,我的爱人,你雪白皮肤上沁出的血珠像豆腐沾上了刚杀的鱼,我吻你的臂弯,嘴唇干裂,弄破了你的身体。法兰绒的裙子像海浪,我葬身海底。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