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忘了存到lof来了


( 只是一个狭隘者对一个神仙的无端揣度)


他年轻的样子太美,以至于没有人关心他会如何老去,衰老已在悄然发生着,可众人依旧盛赞他的青春年华。他因此开始恐惧衰老,像一个受到侮辱的单恋者,决然地将爱人投向自己相反的方向。


他的眼角有细纹了,膝盖上的旧伤酸痛难耐,他该如何处理这些变化,难道只是置之不理——黑发里生出白发,他若平安健康,终有一日会到华发苍颜时——岁月已盛不下他的疲惫与苦难,要向他的身体索取回报。可是,难道只是置之不理吗?他的小腹平坦与否,他的皮肤紧致与否,他自己都并不是真的在意,他只是想要属于自己的时代永远停在自己身上。


他偶读萧红,看到那句“这是我的时代,这是我的黄金时代“,胸中闷闷一跳,翻过去几页,又心意难平地翻回来,盯着看了很久。他想,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成功欢乐美丽与荣耀,他全都有过了,可含饴弄孙与颐养天年,这样的词看上去又和他水火不容。没有人能告诉他,面前空白的时光该如何处置,而他到底该如何衰老。是像一个真正的贵族,平静地接受岁月把自己抛在彼岸,开始迎接崭新的活泼的人们,还是做一个古旧而颓丧的灵魂,永远躲在旧时光的荫蔽下。又或许,所有人在老去时都和他一样惶惑不安,一样彷徨失措,只是岁月曾待他太温柔,此刻要离开,就显得过分严苛了。


他试着去接受衰老,像是经历一场无痛的癌症,体验一次拉长万倍的跳楼坠亡。死亡作为必然的结论包含在衰老里,是一整个故事中他最熟悉的内容,他已无数次亲吻死亡,熟悉了安魂曲的曲调。死亡会将他的时代交还给他,当他完成了自己的一切后,自有爱人与生人来描摹他的一生,到那时,众人看见的,依旧是他年轻时的成功欢乐美丽与荣耀。


多亏了死亡。


然而,在那之前,他依旧不知道自己会如何衰老。也许时光还未逼迫他交出答案,他就会无牵无挂地死去,在惊涛骇浪中平静地合上双目。至少,哪怕许多年后,他也不用躺在床上被迫去听旁人的抽泣,他会安安静静地陷入一场梦中,再没有人唤他醒来。也许这就够了,因为他早已在年轻时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