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往往因果》【十一•人生在世】

【十一•人生在世】
潘子约好了解雨臣时间地点面谈,就抬起头在车内镜里问吴三省:“咱们去哪儿?”

“……”

吴三省没回答,有些流连地看着吴邪的房子,外头晒着几张潮了的宣纸,压在石块下面,边上微微地泛着黄。
……

“…随便兜兜吧,今天天好,带你转转。”吴三省点上一根烟,终于下了决定。
潘子点火发动了汽车,吴三省从后座上站起来躬身坐到了副驾驶上,车子突突地启动着,窗外头卷起一阵尘烟。潘子没看旁边,很专心地盯着路前头,这是吴三省的习惯,他在车上总要想点事儿,不喜欢别人打搅。
潘子右手搭在变速杆上前后拨动着,很敏感地感觉到吴三省似乎动了动,他不以为意,没想到他家三爷突然就凑了过来,接着自己嘴里就塞上了一支烟,正冒着烟,是上等的黄鹤楼。
他惊诧地转过头去,吴三省却像早知道一样正看着手机,只是嘱咐他开车看路。

黄鹤楼味道很好,比廉价的大青山舒服很多。潘子如品珍馐一般小口小口含着,就听到吴三省说:“你放心抽,有的都是给你的。”他顿了一下接道,“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有的累了。”

两个人在一条街头上停下车,一人一根叼上烟,腰上揣着匕首手枪,拉风的黑色皮衣和风衣微微地被风吹得鼓起来,随手甩上车门,吴三省冲潘子打了个响指示意他跟着自己。潘子这才觉得哪里不对,他审视了一圈周围,有些尴尬地拉住吴三省,摸着鼻头说:“三爷,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样太诡异了,哪像来逛街的?”

吴三省带着“有吗”的表情打量了周围一圈,大多店铺前排着长龙,每个人都或吃或聊热火朝天。他把手抄在裤袋里说:“他管得着我爱怎么逛街?”
眼神很霸道地扫了一下路人,他单手撑在车前盖上,嘴里的烟圈一圈圈吐着。潘子看着风流无边的自家三爷,“啧”了一声,效法他拉紧了自己皮衣的拉链,健壮漂亮的线条一下子就勾了出来,宽肩细腰,简直可以想见他腰上整齐的腹肌。吴三省看着他垂下的眉眼,那人正在认真地摆弄着弹出来收不回去的小刀,如同以前一样的浓眉大眼,带着一点伤疤的脸颊和凸起的喉结,一路顺着他的轮廓看下来,吴三省只觉得口干舌燥。
好像那些细碎的疤都和原来的位置一样,只是少了脖子上那一道割痕,那是上辈子潘子给他挡下的刀,从此就留了痕消不掉了。

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到别人手里变了样,吴三省虽然庆幸却有些怅然若失。他狠狠地抽了口烟扔掉烟屁股,直起身子往街道里走。潘子大步跟上,把坏了的小刀干脆揣在衣服里。

走近人流里俩人就不得不慢下来了,一路上卖臭豆腐和糖油粑粑的香臭气味混合着,却又格外勾人食欲。吴三省绕过几个人多的店,跑到一家卖口味虾的“四娭毑”门口,推门进去了。
潘子抬头看了一眼标牌,觉得名字眼熟,只以为是自己以前倒斗出来吃过,就也跟着进去了。

里头人也是熙熙攘攘,毕竟是长沙坡子街最富盛名的口味虾,慕名而来的不在少数。吴三省轻车熟路一般直接杵到柜台前,跟忙得四脚朝天的小伙计说:
“虾尾,绿豆烧,送楼上。”
他说完头也没回就领着潘子往楼上走,无视了小伙计一头雾水的喊声和排队顾客的骂声。从楼梯上急匆匆往下赶的一个人和他俩擦肩而过,又像被烧到脚一样转回来几步跟上吴三省,有些讨好地寒暄道:
“三爷和潘哥!哪阵好风把您俩给吹来了!哎哟这小伙计刚来的正历练呢不懂事,您别见怪。”他说完就冲台阶下头眼巴巴的伙计吼:“看什么呢你,这位老板点的你没听到?”
说完他还特意冲小伙计挤挤眼,做了一个“三爷”的口型。小伙计眼睛“唰”地一下睁大了,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顾客递过来的钱,就转身跑后厨去了。



二楼最里头是没有人的,吴三省喜欢在自己每个盘口的每家店都留几个位子,省得来了麻烦。店铺老板正亲自给两个人倒茶,手抖得茶水有些溅出来,还没等吴三省哼一声,潘子就说:“怎么连个壶都拿不稳了,还得我教你吗?”
那小老板哪里敢,连忙放下壶擦干净桌子回道:“怎么麻烦潘哥,是我惯没干这事儿不懂规矩了。”他擦擦额角的冷汗滴子,瞅了一眼吴三省的脸色,“…三爷,这账本您还看……”
潘子一记眼刀飞过去,小老板立刻明白了,赶紧躬身逃也似的走了。
吴三省也不挑剔地喝了口茶,很受用地享受着潘子带给他的清静,然后指着外头说了句:“你看那儿。”
潘子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湘江就在那边流淌着,浮光闪烁片片金粉,远远地笼在山脚下,静静地沉着峰峦的影子。
时光安稳,岁月静好。

潘子不由得笑了,就看着那汪清水,目光里充满了向往。吴三省看着他,想起以前的潘子,他说这辈子等不干了,就顺着湘江坐船下去,漂到哪儿算哪儿,就在那儿和自己养老。从前的事自己还记得请清楚楚的,只是没等着兑现就再没机会了。还有从前,潘子就爱吃这种虾,当时总是忙得不知道在干嘛,吃饭永远胡乱扒几口,潘子也许到死都没和自己吃上一顿吧。
所以这辈子,他开第一个盘口的时候就选在这湘江边上,开了家店,专门做口味虾。

潘子回过神,看菜已经端上桌了,腾腾地冒热气,小伙计正紧张兮兮地倒着酒,双手捧着放两人面前,又一溜烟地跑了。他看着好笑,想跟吴三省说,刚转过头来就感觉有东西戳住了自己,接着就是一口软软的虾肉,带着丝丝辣味,含到了他嘴里。
再一看,吴三省正举着筷子,认真的看着自己,然后问了句:

“好吃吗?”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