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黑花】外滩



“花儿爷还打不打了?”
黑瞎子抹了把嘴角,呼哧呼哧喘粗气。

解雨臣直接瘫软在地上,躺成一个大字型,摇头哼哼,话都懒得说。
黑瞎子看到他那样,咧着嘴笑他,解雨臣内心正炮轰这种约架打赌的方式,于是他抬起腿就给了黑瞎子一脚,后者没着力,也坐到了地上。两个人就在光秃秃的大院子里并排躺下,视线史无前例地开阔,因为院子里能砸的都被他俩波及到。现在只剩黑瞎子那个葡萄架子,毕竟当时是被他搂住指着解雨臣说:
“妈的老子的葡萄你也敢砸!”

解雨臣于是把棍子啪一折,往黑瞎子脸上扔去。

老大不小还打架,说多了都是泪啊。

吴邪晚上来看望两位大爷的时候,他俩就这样躺在冰冷冷的大院里睡着了,小三爷一脸嫌弃地一脚一个踢醒,看这两位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捂着伤口龇牙咧嘴,他不由得骂了句:
“妈的,遇上俩智障。”

……


隔天情人节的夜晚,黄浦江上的一艘无顶游轮顶层,黑瞎子大敞着衣服,对面一个细腰长腿肤白貌美的妹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正晃荡着黑瞎子扔给她的一支玫瑰。

“这赌打的,黑爷满意了吧。”妹子笑容甜美,直勾勾地盯着黑瞎子,高跟鞋一翘一翘,俏皮可爱。
黑瞎子点头说道:“满意。不过如果花儿爷没有坑我,而是自己来赴约我就更满意了。”

妹子闻言,花枝乱颤的笑容凝在了脸上,连同她抖啊抖的玫瑰也呆在了风里。半晌她抻抻胳膊站起身,长叹一口气说道:
“真没劲,这么快就被看穿了,我以为至少要等到和小花哥哥碰面才会被你发现呢。”

黑瞎子打了个响指说:
“秀秀,他易了容比你美,这很难看出来吗?”

霍秀秀作无可奈何状摇摇头,把手里的玫瑰往江里一抛,说道:“空气中到处都是恋爱的酸臭气息啊。”

黑瞎子上下掂着手里一个小盒子,笑的荷尔蒙乱颤,他勾住霍秀秀的肩说道:“我早知道解雨臣不会这么爽快,这是要你给我把关吗?好妹妹你告诉我,你家小花哥哥今天穿的什么样子?我待会儿好找嘛,否则对着所有人大喊大叫,是不是挺没礼貌的。”

霍秀秀臭着脸把黑瞎子的手扒拉开,说道:“爷,您眼神这么好,还是自己瞧吧,我只能说,我家小花哥哥,还真是应了你的赌了。”

黑瞎子闻言,偏头啧啧嘴,仿佛想到了什么珍馐佳肴,迫不及待要试一试一般。他把小盒子打开又关上,手脚动个不停,最后他抽起一根烟,才勉强镇静下来。



与此同时,到处充斥着格利斯茉莉、香草与鸢尾花气息的外滩,偶然泛开的烟花与游船的鸣笛正交相辉映,出奇的相配。一个细腰长腿肤白貌美的妹子踏着路边的黑管声走上了台阶,空气里顿时弥漫开了一股酸溜溜的醋味。

妹子神色冷漠,一路掠过沿岸所有搂搂抱抱的小情侣,直奔着游船码头而去,远处一个白色的游船正缓缓驶来,她扭头盯着顶舱看了一会儿,终于矜持地站定了。

没过一会儿船上一个妹子走了下来,到她面前脚步微滞,两个人四目相对,她淡定的看着妹子笑,最后那妹子不可置信地低声问道:
“小花哥哥?”

她狡黠地笑了笑,声音如水般好听:“秀秀,你这么快就被黑瞎子发现啦?”

霍秀秀瞪大了眼睛还想说什么,突然头顶上一个声音响起来,两个漂亮妞同时抬头看,只见黑瞎子怀里捧着巨大一捧红玫瑰,踩在栏杆上冲下喊:
“这么容易被我找到,花儿爷你又故意让着我!”

解雨臣也不语,抱着胳膊就看着他。

游轮终于靠岸,黑瞎子叼着半支烟,把那么一大捧玫瑰从上往下就一扔,解雨臣轻轻松松地伸出手接到,看到上面的贺卡写道:
“解雨臣小姐,情人节快乐!”

解雨臣本来正活动筋骨,看到这贺卡却把玫瑰花往霍秀秀怀里一塞,便冲那个黑衣黑裤笑的放肆的想挨揍的人喊道:“哎,你的赌我应了,不过108朵,什么意思啊?”

黑瞎子冲他勾手指头:“你上来爷告诉你!”

解雨臣闻言想了想,便后撤一步猛地跳上了岸边栏杆,缩骨后的他长发飘飘,有一种凌厉霸道的美。他此刻纤弱的身子却异常灵活,转眼他又在船壳上轻轻一踩,几个箭步便跳到了顶舱。他在吃瓜群众的呼喊声中一个转身,便把黑瞎子按在了沙发上,后者也不反抗,就这么静静地任由他压着,两个人四目相对,望了好一会儿,黑瞎子终于说道:
“还真比那丫头片子好看。”

解雨臣哼了一声,撤了半步开始扭他的手腕,黑瞎子坐起身子来,便看到解雨臣的风衣一下子变得合身,他浑身紧缩着的骨骼舒展开来,人皮面具一把被扔在地上,露出后面那张俊挺精致的面孔。黑瞎子刚暗骂了一声“妈的真美”,就听到解雨臣叫他道:
“黑瞎子,你过来。”

黑瞎子攥了攥手里那个天鹅绒的盒子,看着那个人站起来时竟有些胆战,他慢慢走过去在解雨臣面前站定,彼此对望着这双熟悉的眸子,半晌都没有说话。游轮马达的轰隆声已经消失,周围本来闲逛着没事干的人突然就聚集起来,盯着他俩叽叽喳喳,霍秀秀也抬着头,吃力地抱着108朵玫瑰,江对岸的东方明珠塔尖在雾气里时隐时现,光亮绕的她有些看不清东西———当她勉力睁开眼时,在她惊异的目光里,解雨臣缓缓举起手里那个盒子,对黑瞎子说了一句什么。

黑瞎子罕有的愣了神,他呆了两秒,还是露出了最标志性的那个微笑,他也打开手里的盒子,里面是一枚和解雨臣手里恰好相配的对戒,他开口问道:
“你知道108朵玫瑰的意思是什么吗?”
解雨臣不语,把黑瞎子手里的戒指套在了手指上,黑瞎子笑得愈加开心起来,他后撤一步单膝跪下,伸出手向解雨臣说道:

“我爱你。”


……


当天的深夜里,没了灯光的外滩寂静又祥和,解雨臣坐在江边栏杆上(危险动作请勿模仿),黑瞎子在他身侧撑着栏杆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天际偶有礼花闪过,映得二人面色忽明忽暗。解雨臣偏过头去问黑瞎子:
“108朵玫瑰的意思不是求婚吗?”

黑瞎子面有不甘,笑着说道:
“这不是让花儿爷,事事都抢先了吗?”


—fin—

啊啊啊我私心觉得外滩很有荷尔蒙气息啊

不行了真是困炸了赶篇狗血贺文

差点没说出来“嫁给我吧”这种话

我也是妈的智障

写的和预想完全不一样我的心情:妈的都是智障

情人节快乐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