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黑瞎子死后骨灰烧成了一枚戒指,葬在榕树落地生根的枝干下。他的屋子很偏僻,却每天都有人来打扫,有人给他的葡萄藤浇水,买来平常穿的衣服和晚宴三件式西装。解雨臣喜欢朗格,每次只买情侣对表。

他的墓始终是干净的,有时令的水果和鲜花,隐没在阳光下的草地里,欢笑的孩子会嬉闹着踩过他的长眠之地,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仿佛他一直活着,只是和过往一样,去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又会突然的回来。

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


很多年之后,解雨臣身患沉疴,照顾他的人被他请走,那种仿佛黑瞎子下一刻就会从哪里走来的感觉让他不适。他没有遗书遗愿遗赠和遗像,漂亮的花朵在他的窗外怒放,已经是他全部的故事。不愿故人死而复归,黑瞎子遗失在过往中,却刻在他的时光里。

他死于一场温柔的秋雨。

漫天的黑夜中,黑瞎子的生命再也没有一次朦胧的悸动,再无似有若无的一线生机。连同着他葡萄藤下的猫,在饥饿中永远睡去,表走停了,草地枯了,孩子在笑声后发出一声哀鸣。于是说,真正的死亡是被所有人忘记,黑瞎子的名字确实再也没有被人提起,哪怕只是在某个人的心里,有轻轻的叹息。

然而,他们两个的生命高度地完整了起来,不需要再被任何人记住,发出叹息。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