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解雨臣,在那个梦里花落的年纪,一门心思地崇拜迷恋过赵云。他为此专门收集过一种零食里的小卡片,至今放在盒子里,塞在大宅某个角落,打开都是拳拳跳动的少女心。

幸好他们家没怎么开过电视,保不齐他就和秀秀一样把长头发的男星贴满房间,多尴尬,那该是有多尴尬的往事。

十七八岁的时候录像厅业极度发达,男生扎堆往里挤,每天一张精力过剩又纵欲过度的脸。他那时已经开始倒卖车皮,给自己赚点小钱花,买了各种时兴的东西玩。后来也是他拥有了第一台手机,从此沉迷俄罗斯方块,一发不可收拾。

饱览群书的大仙吴邪跟他说,心理受过创伤的人,容易在俄罗斯方块中获得快乐。

说完还神叨叨地问:“被哪个姑娘伤了心了?”

解雨臣没好气地合上手机盖说:“滚你丫,操你自己的心吧。”

好吧,解总从十七八岁开始就不近女色。

这又不怪他。那个年纪的男生正是脑子进水的时候,个个想着显摆女朋友,解雨臣心理年龄早已突飞猛进,身体上却还是稚嫩。他溜出家门跑进录像厅的时候,还怀揣着一夜情窦初开的幻想,结果被满房间意淫的连绵起伏的叫声销魂到吐,出门就找便利店的公共电话亭拨了警号,然后挥手自兹去,深藏功与名。

他那时候还真干过这么无聊又脑残的事,到底是个刚长大的男孩子,从小没人管又有点子,就比别人更出格一点。

然后他那颗少年的心全都禁锢在了俄罗斯方块上,从此远离女色清心寡欲,不能不说是个大悲剧。

大—悲—剧。

于是几年来被他拒于千里之外的妖艳贱货和圣母白莲花们终于广泛传播了解总的举动,说他从不一夜风流,就连固定的暧昧对象都没有一个,活脱脱一个老干部做派。可是他又分明那么年轻好看幽默风趣,一举一动都是行走的荷尔蒙,终于有个姑娘大彻大悟,一拍桌子:
“我发一百个誓,解总肯定是gay。”


【突然从自己的lof存档里看到这个哈哈哈哈哈我去】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