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解老板个人】摸鱼苗一条


解雨臣躲进酒馆的时候,身后的追兵已不多了,只零星几个沉不住气的还在朝天放枪,但都渐渐失了方向。他站在门口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便松了口气,甩了甩肩膀,走向吧台。酒保递过一杯冰啤酒,看他接过喝了口没什么表示,才放心地接过他的枪拆开擦拭起来。屋内非常安静,外头整齐的蝉鸣也声声可闻,直到一个瞬间,某个超出节律的脚步声传来。解雨臣敲打着杯壁的手指停下了动作,酒保将一把小刀推到他面前,那刀做工粗糙,刀尖却很锋利。解雨臣把刀抓在手里打了个转儿,走向门口。几乎是行云流水般,他一手拉开了门,另一手对准了来人的心脏,狠狠地把刀身捅了进去。

那人晃了晃便倒了下去,警铃从街道口适时地响起,解雨臣面无表情地举起双手,面对着持枪而来的特警。他歪歪头,有些无辜地问道:“为什么瞄准我?”
言毕他用脚踢了踢倒在旁边的尸体,那是一个仇家派来取他命的伙计,因为常是抛头露面的,上了通缉令不知多少次,此番前来已是做好敢死队员的准备。于是解雨臣皱皱眉:“如果是为了这个人,我可以出示警方发布的悬赏令,说明此人不管是死是活一律悬赏两万元。更何况……”

“他在山上盗墓,炸死了我的两个朋友,我这才一路追下来。”他轻叹了一声,似乎心有不忍。法医给尸身做了检查,冲为首的警官点了点头,解雨臣笑了笑,“现在能把枪撤了吗,我心里怵。”

他放下双手,好像很疲惫地靠在了墙上,酒保似乎刚刚闻声赶来,在门口探出头去,冲解雨臣龇牙咧嘴,嘟囔着“快滚”“躲债的”,演技直逼解雨臣早年巅峰状态。他于是佯作尴尬地笑笑,冲卖力的小伙计摆摆手,说道:“就滚,就滚。只是列位警官还欠我两万赏金呢,小兄弟不妨和我一起等等?”

—————
被解救的姜戈阅毕产物#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