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1

解雨臣每天晚上都会在屋顶与一个男衣黑裤黑眼镜的男人相约。
这不是什么邪恶的交易,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比武,尽管由于水平差距,这场比武很快就沦落为了那男人对解雨臣单方面的碾压,并逐渐演变成了一场武艺教学。
终于有天晚上,那黑眼镜一边朝解雨臣扫去一脚,一边对解雨臣说道:“你不如拜我为师。”
解雨臣下意识就是一个隔挡,回道:“不要。”
那男人无奈地抓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拧,叹了口气:“我很多年没收过徒弟了,年轻人,我在给你机会。”
解雨臣看着他的脸,怎么都看不出有多大年岁来,分明年轻得很,甚至有几分俊朗。于是他活动着被拉扯到生疼的胳膊,看着那人好整以暇地在屋顶上坐下开始盘膝静坐,终于忿忿地一咬牙,喊道:
“师父!”

那一夜正是七月十五,月圆的时节,站在屋顶上俯瞰京城,一切都蒙上了如水般温润清冷的色调。三更时刻,一切都沉入了酣甜的梦中,只有他们两个并排站立,注视着远方绵延不尽的青砖瓦砾。

tbc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