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记一封信】的开头

17年6月写的开头…后来竟然去搞黑瞎子版的了…一开始想写的是解雨臣…
———————————————

黑瞎子:

人要离开只需要这样一点力气而已,我甚至没有下很大的决心,来和过往的一切作别,也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了,一切本都是如此的无常,没有必要累赘一句再见。

对你我来说,这也不需要理由。

只是最近无可抑制地想起过往的事情,堵得心口发慌,老记得十六岁那年,你来我家耍横,打碎了我一个花瓶,大模大样地走了。你不知道吧,那是我妈送我的,我自己哭了一个晚上,哭得手指尖都发颤。

我老觉得好笑,那时候真是小,一件事总能被放得无限大,觉得未来自己会怎样怎样,有时候怀揣着最大的理想和自信,觉得自己必成大业,有时候又觉得孤单空虚,什么希望都没有。现在想来,也只是因为那时候有太多的可能,而我现在,已经把所有的大事看得很小了,仍然觉得人生很有意思。不过,当然不能和你比,和你比你又要笑我怎么都得年轻你几十岁,还是小孩子。

你这人吧,有时候挺没劲的。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