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黑花】一篇小情小爱


黑瞎子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小雪下了一整天,路上结了冰。解雨臣约他在停车场外一个小饭馆碰面,他点了支烟驱寒,迈步往亮了光的招牌走去。
解雨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用指尖抹开了窗户上的霜花,正看到黑瞎子走在路灯下。他用手指夹着一支烟,另一手插在口袋里,低头踢着积雪慢慢地走,影子显得修长而单薄。
解雨臣拿起手机想拍照,觉得不该留他的照片在自己这,就又放下了。他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抬手叩了叩玻璃。黑瞎子闻声看过来,二人隔着窗户对上视线,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冬天客少,小饭馆快要打烊,厨师服务员三三两两凑成一桌打牌,百无聊赖的样子。黑瞎子在解雨臣对面坐下,冲他扬了扬下巴,解雨臣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便撑着脸目不转睛地盯他。

“看我呢?” 黑瞎子靠上椅背。
解雨臣点点头收了眼神,把筷子递给他:“不然呢,看你身上的最新款大衣皮靴吗。”他向黑瞎子伸出手,示意黑瞎子把烟给他,“你先吃饭,烟借我抽两口。”

黑瞎子避开他,直接探身把烟送进解雨臣嘴里,解雨臣呛了一口,用手捏住了。

“瞎逞能,你还会抽吗。”黑瞎子笑了笑,夹了一个饺子起来。筷子触手温湿,又是被解雨臣用开水烫过了,他发现这人在有些小事上总莫名地执着。
“累废了。”解雨臣摇摇头,叹了口气,“连着开了十几天车,还是个金杯,有时候真是佩服吴邪能受得了这种驾驶体验。”

他穿戴依旧得体,但能看出眼下一片乌青,脸色也不好。解雨臣很少在别人面前说累,黑瞎子知道这一点,也很了解他这人。可是,他们两个确实太久没见面了。

他拍了拍解雨臣的手,冻僵了的指尖已经微微发烫,解雨臣感觉到那温度,下意识的一缩,又迅速反手拉住了黑瞎子。手上的戒指硌在掌心,他摘下来,费了点劲给黑瞎子戴上了。

黑瞎子看了两眼,笑道:“粉的?”
“舒俱来。” 解雨臣抽了两口烟,掐灭了。他捧着碗暖手,用塑料勺子舀小米粥喝。
这小县城还流行着很古老的吃法,把粥兜在塑料袋里,再盛进小碗,仿佛是什么卫生标杆。解雨臣不嫌弃,还往小米粥里加了点白砂糖,搅了搅却仍是觉得没味道。

“将就吃吧。”解雨臣幽幽地来了句,好像在劝服自己。他吃了个饺子,又放下筷子,把盘子往黑瞎子那儿推了推。

黑瞎子吃了几个停下了,有点无奈地看着他说:“花儿爷,大老板的,咱吃个饺子还让来让去。”
解雨臣看他一眼,黑瞎子也看过来,夹了一个递给他。他犹豫一下,就着黑瞎子的筷子咬了一口,皱了皱眉才咽下去,说道:“还是你多吃点。”
他端起碗喝完了粥,黑瞎子正看着他笑。解雨臣靠到椅背上,漫不经心地说道:“这饺子馅,简直要我命了。”


————

唉,总觉得在那十年里面,他们两个虽然聚少离多,但总时不时想着跑去见一面,食髓知味鸭。迟来滴七夕快乐_(:_」∠)_

评论(1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