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黑花】三个段子

我哭了 我的绝世神仙给我的段子(。 我为什么这么爱您www
以及 我苏死地摊老解了!!!

Métamorphosis:

三个日常 和@-流暮- 嗑cp时说过的
最终还是挖到梗给你写段子辣 所以你要开开心心的喔


1

“这儿?”
“嗯……”解雨臣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这儿呢?”
“舒服,”他侧侧头道,“用力点儿。”
“想什么呢,这么心不在焉的。”
“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么郑重干什么,嘶你轻点……”
“烦心事儿?”
“没有,”解雨臣索性拿过了手机,“想明天要谈的一个十多个亿的单子,你自己弄。”
“趴下。”
“这不趴着吗?”
“头也趴着,脸朝下。”
“为什么?”
“小祖宗,”黑瞎子一把夺去手机,把按摩专用的精油又往手上挤了些,“该按颈椎了。”


2

“来十个小串儿,十个心管儿,十个板筋,六个千叶豆腐,四个翅中,四串土豆,一份老醋花生一份拌黄瓜,蒜蓉茄子一份,麻辣小龙虾要小份。”
解雨臣像是背课文一样流利地点着,烧烤摊老板在纸上写得飞快。他随便找了个风扇底下的空桌,撑开马扎坐下,松了松领带,挽起衬衣的袖子。本不想打扮这么显眼,下班之前在拍卖行被一些事耽误了半小时,解雨臣一看和黑瞎子说好的时间要到了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紧来了这个胡同里的小烧烤摊。现在看看表,自己虽然迟到了五分钟,但这人显然更晚,白紧赶慢赶了一番。
看到周围几个小姑娘对自己开始叽叽喳喳,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转,解雨臣毫不吝啬地对她们笑了笑,还是所幸把领带整个扯下来往公文包里一塞。串和菜很快就送来了,解雨臣一见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毫不犹豫地吃了起来,你不饿老子可要饿死了。于是,小姑娘们的目光又痴迷变成了震惊,想像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纤瘦白净的帅哥哥居然要吃掉那么一大桌子菜,还有串在被源源不断地送来。小龙虾送上来,解雨臣拾起桌上的一次性手套看了看,觉得必然会漏油,索性不戴,开始剥龙虾,红油流了一手。而他一边剥着只是偶尔吃几个,剩下的全都堆在了蒜蓉茄子盘子的边上,很快就摞得很高。
“我就知道你肯定已经吃上了。”
背后熟悉的声音响起,解雨臣连头都不回,揪掉了龙虾的脑袋,道:“所以你就不急了?”
“哪儿啊,急死了,堵车就算了,还被碰瓷儿。”
“碰瓷儿?”解雨臣一听笑了,“那最后你讹了人家多少钱啊?”
“我倒是想逗逗他,可那不就更晚了吗?”黑瞎子在他对面的马扎上坐下,“然后我就说德语,装作听不懂中文。”
“真有你的,”解雨臣摇摇头,下巴一扬指了指盘边红红的虾肉,“你的,快吃。”


3

“我这一辈子,”解雨臣摇了摇高脚杯里的红酒,“亲情都给了二爷爷,手足情都给了秀秀。”
说着,他微微侧首,在昏黄的灯光里浅笑着望着黑瞎子。
知遇的恩情、知己的相惜和爱情都给了你,他想这样告诉他。
黑瞎子笑了笑,静静看着自己杯中的酒,神色一时难以言说起来。他说:
“钱全给了吴邪。”

评论(3)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