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一个挺没意思的段子

“你腿真不疼吗。” 解雨臣有点无奈地看着前面的人,俯身揉了下小腿,又赶紧站直了。几日来他们走过了无数的沙丘,烈日连绵炙烤,二人都有些脱水。饶是解雨臣再厉害也到底年轻,没这样走过路,早晨开始便已经落在后头。但黑瞎子不让他轻易停下,只说歇了就起不来,一直带他往前走。

黑瞎子听到问话,回头看了解雨臣一眼,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可与此同时,他的腿突然软了一下,踉跄几步后差点跪倒在滚烫的砂石上。

“哎你……!” 解雨臣看见这幕,心头一惊,几步就跑过去搀住了他,声音几乎是发抖的,“瞎子,有事没,有事吭声。”

黑瞎子摇摇头,挣开他的手撑地坐下,按住了膝盖,手上用力到指节发白。解雨臣知道他不是中暑脱水,略放下心来。他直觉想说黑瞎子一嘴,又忍不住心疼,蹲下去拉起他的手,轻轻覆住他按过的地方说:“别掐着,给我看看,是原来旧伤还是刚……”

“怎么跑这么快了,刚还走不动。”黑瞎子声音发飘,像是忍着疼。他想分散自己注意力,故意去逗解雨臣,解雨臣瞥他一眼,却不理会。黑瞎子笑了笑,知道刚才是吓到他了,才让解雨臣此刻像个孩子一样不安。他于是也拉回解雨臣的手,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手背道:“旧伤,真没事。”

解雨臣“嗯”了声,长出了口气。他也很了解黑瞎子,知道他不是无故逞强的人,而且现在也确实不是停下休整的时机。他们的食物净水所剩无几,沙漠外头也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两个举足轻重的人出不去,情势只会陷入无尽的僵局。黑瞎子从古潼京走过一次,才格外不敢让解雨臣休息,因为那种焦灼不安的感觉会逐渐吞噬理智,无休止的黄沙也会把一个人的气力不知不觉地消磨殆尽。

解雨臣叹口气,抬头看向黑瞎子墨镜背后的双眼,那双眼睛被阳光刺得微微眯起来,却还是一样好看。他看了一会儿,竟忍不住凑上去迅速地亲了一口,又极尽耐心温柔地说:“待会儿走慢点,算是等我,懂?”
黑瞎子从善如流地点点头,让解雨臣站起来,把手递给他道:“拉一把。”

他站起来的时候右腿膝盖还是没敢用力,解雨臣站在他侧后,拎着两个人的包。黑瞎子深深浅浅走了几步,姿势就又和平常无异了。他转身冲解雨臣伸出手,露出一个有点坏的笑:“来,为师拉你走。”

—也没有写完—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