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暮-

Do you want to be a unicorn?

YES!

想山海关的姜女庙 想晋祠 拉姆拉措湖 巨幅唐卡
想四点的后海 破晓的嘉峪关
记得小学一首课文的诗歌 第十四课 写“我驾驶着飞机航行在祖国的蓝天/奇异的景象出现在我的眼前…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我每次读都要读哭出来 喜欢的心尖发颤
我想郁达夫说的“西北风未起 蟹也不曾肥 我原晓得芦花总还没有白” 西溪的晴雨和各地一样绝美 绝美 想细雨微蒙里的杜甫江阁 想苏轼惊魂之中写下的那句 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难道人生需要意义吗 还是说人生便是意义本身。

我想济南那个不漂亮的泉城广场 和在那里买的蓝白相间的航天熊 我想一个想象里的远方 或者说它只是心灵上对时空和自身永远的焦灼
我不能说我记得大明湖和趵突泉 我记不得了
我却记得博士楼前巨大的斜坡 门前的雪梅 压成厚厚的冰 书房那么空 那盏绿壳灯像很多很多年前 我可以拿一支旋开盖子的钢笔 在洇墨的纸上写无谓的诗句 我还记得那夜梦到的影子 我记得那么清楚 我记了很多很多年
我记得从研究生公寓望去的军区医院 或者说 我只能记得我珍视的我自己。
我想颍河 想伏倒的三绝碑 那段艳阳下脆弱的历史 和匍匐的瑟缩的我们 祖先的身躯在此刻重合 时光折叠在一个基点上 永远停滞
那次抓了满手的石灰 一块五的白象和五毛的伞形巧克力 一元十张的蜡笔小新 像是隔世经年的故事
为什么我想象里的那些他们 和我自己全然的交织 到底是哪个我在幻想 哪个我在重塑回忆
海水朝 朝朝朝 朝朝朝落 浮云长 长长长 长长长消 记得山海关的风和云 天很低 回头便是一眼万年 字字腐朽在木头里 将风沁出苦涩的气息 我想姜女泪下写的那行注脚说 水咽云寒一夜风 妙极 。
我全想不起上海来了 比19世纪的巴黎都要模棱两可 我到底在看谁。
我崇拜了太多民国的气节 或者说是长久塑造出的那种饿死首阳山般的信仰
我没法不崇敬一个殉道者 我不能说我喜欢 我喜欢什么 是我能说得出的吗

我又想起那年在珍珠港 身侧巨大的航轮上两个海军制服的人对我们的小艇挥手 仰头看去 他们点缀在广袤无垠的蓝天之中 和掠过的海鸥 几无不同。

评论(2)

热度(8)